2012年5月

武大樱花

武大六年,在武汉呆了19年(应该是吧),这几天看#舌尖上的中国#,突然想家,想湖北,想武汉,想武大,想家了,好吧实在是因为北京没啥好菜。

推荐下书:《珞珈山植物原色图谱》,老实说,里面的配图确实不咋地,但是,有种浓浓的回忆在里面。当然,我喜欢植物,想知道植物的名字,想知道背后的故事,后悔当年没选武大校史,去了解老武大的一切往事。

好了,回到主题,说说樱花,因为今年没看樱花,北京么,本来是准备去玉渊潭的,后来王总来了,然后,清明人多的可怕,所以,就放弃了。当然,郁金香、牡丹、芍药、月季倒是都让我饱了眼福,北京五个月的冬天真让人憋屈。

从武大说起吧:武大当年选址,是李四光与叶雅各选的,据说 李四光 为了给国立武汉大学选新校址,曾骑着毛驴踏勘,后经过反复酝酿,定在落驾山。为纪念他,教四楼门前,建有一个李四光牵着毛驴选址的雕像。

再说说珞珈山: 以前叫落驾山,闻一多改的名:珞,是石 头坚硬的意思;珈,是古代妇女戴的头饰。寓意当年在落驾山筚路蓝缕、辟山建校的艰难。

好了,再谈到樱花,就从樱花大道说起吧,珞珈山樱花的来历,最早要追溯1938年日本入侵武汉以后,占领珞珈山为中原司令部后,为了缓解住在这里休养的大批日本伤兵的思乡之情,同时亦有炫耀武功和长期占领之意,于1939年从日本引来樱花树苗在武大校园今天的樱花大道上两侧种植。从此武汉大学与樱花结下不解之缘。1950年代起,当年日军种植的樱花树的生命周期逐渐结束,陆续枯死。

1972年中日邦交正常化后,时任日本首相的田中角荣向中国总理周恩来赠送了大山樱1000株,周恩来总理将其中50株转赠武汉大学。1982年纪念中日友好10周年,日本友协赠送了100株垂枝樱苗栽培于武大。1992年纪念中日友好20周年,日本友人又赠送樱苗200株。这些获赠的樱花是目前武大樱花的主要来源。

《珞珈山植物原色图谱》上介绍:武大有四种樱花,呃,不算栽培种和变种:除东京樱花外,还有日本晚樱(C. serrulata var.lannesiana )、 垂枝樱花(C. subhirtella var. pendula )和红花高盆樱(C. cerasoides var. rubea )。

东京樱花就是大家看到的喽,主要跑去看的就是这个吧,信息学部也有,二食堂门口很大的几棵,去年去本部看了两次,一次没开,一次已经长叶子 了,风吹落英缤纷,真的很漂亮啊。

晚樱的话比较多,信息学部也有,就是户口本广场上那些,重瓣的日本晚樱,就是下面这个:

垂枝樱花,亦称丝樱、垂彼岸樱或垂枝大叶早樱。1983 年从日本引进,现分布在枫园三舍南侧路边和樱园南坡绿地中;日本人称之为“八重樱”,其主要特征是枝条下垂开展呈弯弓形,花粉红色或淡红色,叶前或与叶同时开放;花期为3月底至4月初,开时花繁叶茂,婀娜多姿。

最后那个红花高盆樱,云南樱花,在校医院西边公路北侧有,好吧不要问我在哪...

好了特么太晚了,睡觉。